刚刚结束第十七届文华奖“文华编剧奖”的角逐,现代京剧《红色特工》又进入了新一轮的打磨提高

刚刚结束第十七届文华奖“文华编剧奖”的角逐,现代京剧《红色特工》又进入了新一轮的打磨提高
刚刚结束第十七届文华奖“文华编剧奖”的角逐,现代京剧《红色特工》又进入了新一轮的打磨提高。作为国家艺术基金2022年度大型舞台剧和作品资助项目,由上海京剧院创排的《红色特工》昨天上午举行专家研讨会,邀请业内人士问诊把脉。力争其打磨成为一部久演不衰的精品力作。《红色特工》聚焦中共隐秘战线,讲述中国共产党人在中国革命最艰难困苦岁月的坚守与牺牲,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与敌人开展殊死斗争。从2020年问世到今天,《红色特工》已有三次重大修改。编剧李莉李莉透露,第二次大修改中,剧本推翻三分之二,将此前的以钱壮飞生平事迹为主改为李克农、胡底和钱壮飞三人形象进行糅合。第三稿修改,调整了情感戏,加快节奏。《红色特工》边改边演,李莉一次次被上海京剧院的精益求精所感动,“和上京合作我是有这个心理准备的,一遍遍改,一遍遍磨,上京演员非常棒,舞台呈现还有潜力深挖。”它告诉我们“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”“《红色特工》基于真人真事,非常不好写。”上海京昆发展咨询委员会主任马博敏认为,就目前看来,《红色特工》不仅内容非常感人,故事本身也非常好看。是一部既有思想内涵,又有可看性、艺术性的京剧红色谍战剧。在马博敏看来,作品中主要人物李剑飞和江溢海的人物对比,也让“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”这个问题有了不问自明的答案。以李剑飞为代表的我党革命战士,他们为理想而战,为信仰而战。而以江溢海为代表的国民党高官,虽然也有所谓的忠诚,但一旦涉及自己的利益,灭杀同僚、背叛组织无所不为。“上世纪20、30年代,国共两党力量非常悬殊,但为什么中国共产党取得了最后胜利?这就是最根本的原因。”马博敏认为,这对今天的观众,尤其是年轻观众来说,具有直接的教育意义。“从人物冲突、对白紧张度到角色价值观、世界观刻画,《红色特工》形象展现了为什么中国共产党会胜利。”评论家毛时安也有相同观点。他认为,《红色特工》剧本很具有文学性,对剧中人物刻画深刻而复杂,具有很强的戏剧冲突和戏剧张力。“从中,我们可以看到两种不同的价值观追求,深刻理解为什么社会主义可以救中国。”反面人物也没脸谱化,一个戏就要这样雅俗共赏与会的业不少内人士都见证了几版《红色特工》的改变与成长。中国戏曲学会常务理事朱恒夫每次都和妻子一起看《红色特工》,“她喜欢看谍战剧,对这个戏高度评价,认为剧本不错,很紧凑。”朱恒夫认为,作为一部红色谍战剧,《红色特工》具有“草根性”“海派性”“现代性”的特点,剧中的革命者有作为普通人的情感,也有作为革命人的成长与对信仰的坚定。“老百能够看得下去,产生情感上的共鸣。”上海戏剧学院教授戴平看过的几场《红色特工》,注意到观众的反响都很热烈,不断为唱段鼓掌。“观众有这样的热情赞赏,就是最高鼓励和评价。”戴平认为,《红色特工》结构干净、缜密,情节紧张、节奏快,尤其是敌我双方旗鼓相当的斗智斗勇,让人感觉步步惊心,情节非常抓人。“反面人物也写的很精彩,没有脸谱化。一个戏就要这样雅俗共赏,特别是革命题材剧目,观众尤其是青年人能够喜欢非常重要。”研讨会现场,与会专家还从文字、情节、舞美等角度提了自己的意见,意在让《红色特工》更容易为观众所理解,让谍战剧剧情更严谨、舞台更有感觉,让整部剧更加经得起年轻观众,尤其是“谍战迷”的推敲,让他们真正看过瘾。“年底我们将拿出《红色特工》新修改版本,争取一步步往高走。”上海京剧院院长张帆表示,与会专家的意见都很富启发性,接下上京将对之进行分析、梳理,消化,对剧本进行进一步打磨,力争能让《红色特工》达到更高的高度,踏上更大的平台。